S. Conn《博物館與美國的智識生活,1876﹣1926》

一般認為博物館只會存放「死」的東西,而且和社會學沒有什麼聯結。但是這本書卻以特別的角度重新解析了1876-1926年間博物館的在美國所發揮的重要作用和其盛極而衰的過程。博物館的功能具有很強的變化性,它曾經是呈現知識,教育大眾,提升國民素質的場所,也是智識與權力聯接的紐帶。大眾通過博物館建立的體系獲得智識,但在智識進一步發展之後,博物館展示的真理開始坍塌,進而被大學取代。輔大博物館研究所的朱紀蓉老師將從社會學的面向介紹此書的精采片段。

 

Unknown-1

 

S. Conn《博物館與美國的智識生活,1876﹣1926》-1

S. Conn《博物館與美國的智識生活,1876﹣1926》-2

P. Bourdieu《自我分析綱要》

自我分析綱要是法國著名的社會學家布迪厄(P. Bourdieu)生前的最後一本著作。他認為這不是一本傳記,而是一本綱要,藉著科學分析方法來中性地分析自己是如何在場域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他對自己採取了批判反思的視角,僅僅從社會學觀點來看直接相關的特徵,也就是對社會學理解和解釋必要的特徵,以展示如何操作自己建立的科學工具來觀察和分析。政治大學社會系的陳宗文老師會和我們來分享Bourdieu的一些重要理念與這本書之間的一些關聯。

Unknown-1
P. Bourdieu《自我分析綱要》-1

P. Bourdieu《自我分析綱要》-2

聽障在社會中產生的分離感

一、我為什麼要討論這些話題?與我有什麼關係?

因為我本身也是ㄧ位聽障,事發在小學二年級。在這之前我的聽力正常,在人群中與人相處都很自然,但是,當我失去聽力後,一切變的那麼不自然。例如,與人相處的時候無法作即時回應。人家也會說:「你聽不到,不可以開玩笑,要乖一點。」甚至會說:「聽不到都不合群。」朋友的父母也會警告他們的小孩:「不要跟我來往,因為他與我們不同。」

主流環境有一個普遍標準視角,因此,聽力的障礙就會產生溝通問題,這個問題讓我的語言與在人群、教育、家庭、就業,及社會上面臨歧視、誤解,及隔離等現象。但是,我在另一個文化中,卻不會產生問題,這個文化是聾人(Deaf)文化,關於這個文化接下來會討論。這個文化讓我原本在主流文化中產生與社會分離中找回歸宿。但是,聽障者脫離這個結構回到主流結構中,又產生分離,不僅是聽障者與聽人,聽障者與聽障者也因為不同的認同而產生分離。

由於我本身是聽障,同時也經驗到不同聽障社會關係所產生的問題,因此,開啟我討論這些話題。 (繼續閱讀…)

與媒介的遊戲-安東尼‧高第(Antoni Gaudí)

在安東尼高第眾多建築作品中,令人注意的不只是他在建築史難以歸類的風格,更重要的是,他對於媒介的重視,無論是光或聲音,都在他的建築中發揮的淋漓盡致。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說,也許高第的重要之處並不在於他將建築從「純功能」推向「美感與實用並存」、或是他將自然界的元素應用在過去抽象建築形式中,也不是他的作品中大量使用曲線或者他在力學和建築結構上的突破,而是他的建築本身就是媒介。無論是在聖家堂(Sagrada Familia、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ó)、米拉之家(Casa Milà)、或是奎爾宮(Palau Güell),我們都可以藉由高第的建築,看到他在其中引入眾多可能性,以及他如何安置(或者說控制)這些可能性,更甚者,他還開展了建築之外的可能性。
(繼續閱讀…)

三分鐘想一下,到底什麼是馬克思主義?

三分鐘當然無法讀懂馬克思這位大師的思想,但還是能知道一些概念,還有想想他最關心的議題。德國電台3sat陸續製作了一些與哲學相關的短片,老少皆宜。感謝鄭作彧老師推薦,還花工夫補上中文字幕,嘉惠所有社會學理論課的師生。

把馬克思思想放到哲學類別,可能他會從墳墓裡跳出來,因為他已經把德國哲學狠狠修理了一頓,要我們將目光轉到勞動與生產上。3sat電台不能增加"社會學"類別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