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與媒介的遊戲-安東尼‧高第(Antoni Gaudí)

在安東尼高第眾多建築作品中,令人注意的不只是他在建築史難以歸類的風格,更重要的是,他對於媒介的重視,無論是光或聲音,都在他的建築中發揮的淋漓盡致。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說,也許高第的重要之處並不在於他將建築從「純功能」推向「美感與實用並存」、或是他將自然界的元素應用在過去抽象建築形式中,也不是他的作品中大量使用曲線或者他在力學和建築結構上的突破,而是他的建築本身就是媒介。無論是在聖家堂(Sagrada Familia、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ó)、米拉之家(Casa Milà)、或是奎爾宮(Palau Güell),我們都可以藉由高第的建築,看到他在其中引入眾多可能性,以及他如何安置(或者說控制)這些可能性,更甚者,他還開展了建築之外的可能性。
(繼續閱讀…)

我們人類的每一代都見證、抗拒,也攜手製造了自己時代的怪獸

287982_10151134370964885_1172465582_o

在以色列的某一天,一個美術館的策展研究員帶我去南方的Negev美術館看一個重要收藏家的展覽。二個多小時的車程中,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只記得我問了她:「妳的家族是從德國來的嗎?因為妳的姓像是德國姓?」她回說:「是呀!」然後開始講了一段她的爺爺奶奶如何從德國集中營逃到以色列定居的故事,她的口氣很輕很淡,像是在講別人的故事,我也看不見她墨鏡下的眼神是否仍有慟,我只知道她掛念著還在幼稚園的小女兒;車窗外、高速公路兩旁黃沙滾滾的土地上,是至今仍堅持過遊牧生活的貝都因人,她的口白混著貝都因人的影像,我的疑惑更大,也更五味雜陳!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