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聽障在社會中產生的分離感

一、我為什麼要討論這些話題?與我有什麼關係?

因為我本身也是ㄧ位聽障,事發在小學二年級。在這之前我的聽力正常,在人群中與人相處都很自然,但是,當我失去聽力後,一切變的那麼不自然。例如,與人相處的時候無法作即時回應。人家也會說:「你聽不到,不可以開玩笑,要乖一點。」甚至會說:「聽不到都不合群。」朋友的父母也會警告他們的小孩:「不要跟我來往,因為他與我們不同。」

主流環境有一個普遍標準視角,因此,聽力的障礙就會產生溝通問題,這個問題讓我的語言與在人群、教育、家庭、就業,及社會上面臨歧視、誤解,及隔離等現象。但是,我在另一個文化中,卻不會產生問題,這個文化是聾人(Deaf)文化,關於這個文化接下來會討論。這個文化讓我原本在主流文化中產生與社會分離中找回歸宿。但是,聽障者脫離這個結構回到主流結構中,又產生分離,不僅是聽障者與聽人,聽障者與聽障者也因為不同的認同而產生分離。

由於我本身是聽障,同時也經驗到不同聽障社會關係所產生的問題,因此,開啟我討論這些話題。 (繼續閱讀…)

你是自己最重要的導師—— 一份關於「自我認知發展」的研究

「如果有時光機,你最想回到自己的哪一段過去?」

「現在的自己和那時的自己有怎樣的不同?這個「不同」是在何時並且因為什麼發生轉變的?」

「過去的自己、現在的自己,你會分別用怎樣的三個詞來評價?」

你思考過這樣的問題嗎?

(繼續閱讀…)

台灣需要什麼樣的歷史教育

KarikaturDieGutePresse1847

台灣解嚴後教科書市場開放,關於歷史教育討論的焦點從教科書編輯轉向到上游的課綱條文。從一九九七「認識台灣」教科書的爭議到近日罔顧民主政治程序的歷史課綱「微調」,歷來關於歷史教育的爭執與衝突(讓我們直接承認吧),實際上是國家定位的政治問題卯上了國族認同。 (繼續閱讀…)

反青年的國家:國家有沒有剝削年輕人?

weiter-proteste-aber-geringere-beteiligung

這一陣子台灣的媒體與網路上出現一波談論國家到底有沒有對不起年輕人、如何對不起年輕人的論戰,論述雙方火力全開,好不精彩。事實上,類似的論戰在世界上早已輪番上演,年輕人對於其所遭受之惡劣境遇發出不平之鳴,也愈來愈成為世界上的常態。根據許多研究,年輕人遭遇到國家的不平等待遇並非台灣的特有現象,而是某種具有全球化性質的事實。舉例來說,關於世代之間的不平等問題,在法語世界的爭論戰火早已綿延許久。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