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族

我們人類的每一代都見證、抗拒,也攜手製造了自己時代的怪獸

287982_10151134370964885_1172465582_o

在以色列的某一天,一個美術館的策展研究員帶我去南方的Negev美術館看一個重要收藏家的展覽。二個多小時的車程中,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只記得我問了她:「妳的家族是從德國來的嗎?因為妳的姓像是德國姓?」她回說:「是呀!」然後開始講了一段她的爺爺奶奶如何從德國集中營逃到以色列定居的故事,她的口氣很輕很淡,像是在講別人的故事,我也看不見她墨鏡下的眼神是否仍有慟,我只知道她掛念著還在幼稚園的小女兒;車窗外、高速公路兩旁黃沙滾滾的土地上,是至今仍堅持過遊牧生活的貝都因人,她的口白混著貝都因人的影像,我的疑惑更大,也更五味雜陳!

(繼續閱讀…)

在這裡,你不得不思考,什麼是家?家的意義是什麼?

參訪西岸的希伯崙地區時,巴勒斯坦大叔一邊開車一邊講述以色列政府如何侵奪巴勒斯坦土地的歷史,他甚至用“colony殖民地”這個字眼來描述在以色列之下的巴勒斯坦處境。在希伯崙的巴勒斯坦村落中,以軍仍然掌握所有制高點,所以民房的頂樓全都有以軍駐守。在這裡,你不時可以聽見巴勒斯坦人說:這裡是我們的家,我們世世代代居住在這裡幾百年了,我們可以搬去哪?

277813_10151043919769885_89575763_o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