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L. BERGER《社會學導引:人文取向的透視》

1963年皮特·柏格(Peter L. Berger)用充滿人文關懷的視角寫下一本小書:《社會學導引:人文取向的透視》 ,如今這本薄薄的書已在時間考驗下成為社會學入門經典讀物。無論你是社會學專業的學生或研究人員,還是從來沒接觸過社會學的人,當提及社會學時通常都會面臨一個問題:社會學到底是學什麼的?看起來這個問題很好回答,實則不然,很多社會學家都嘗試過定義社會學,然而至今學界也沒有達成一個確鑿無疑的共識,但這是不是就意味著社會學是不可言說描摹的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每個人都多少會有關於社會的看法,但這些看法在多大程度上是自己的,又在多大程度上是社會教給我們的,當我們開始思考這樣的問題時,也許我們已經走在社會學的探索路上了。

回答社會學到底在學什麼,自然就要考慮社會學作為一門學科其研究的重點是什麼,如果說我們要研究的是社會內部和社會之間的東西,那麼社會又是什麼呢?要知道社會是什麼,可以先回答社會不是什麼:社會不是自然、物理、生物、本能等。儘管如此,社會卻仿佛自然而然就是這樣,心照不宣、貌合神離、假戲真做都是社會中的常見模式,譬如大家幾乎每天早上起床都要洗臉刷牙,但是為什麼要洗臉刷牙呢,可能小孩子才會這麼問,不過問了之後大人真的能給出答案嗎,是因為不洗臉刷牙就髒或者沒教養嗎,那麼又是誰定義了什麼是髒什麼是沒教養呢,就算髒或者沒教養,真的會有審判與懲罰嗎,誰有權對此執法?隨著小孩子也變成大人,問題並沒有消失,只是隨著習慣的養成這些不再是值得特別考慮的問題。

皮特·柏格並沒有試圖拔高社會學或讓社會學成為教條,他重新把這個“事實”推到讀者眼前:社會學不只是作為一門社會科學,同時也可以作為個人消遣、作為意識形式、作為人文學科而存在,當我們嘗試運用社會學的視角去看問題的時候,可能就會發現:人是處在社會之中的,社會也體現在人身上,以及人生苦短而社會如戲。說“社會如戲”的時候可能大家現在會覺得這是一種並不新鮮的悲觀比喻,但是當我們在作者帶領下開始洞察這齣戲劇整體的運作方式的時候,我們也許就會發現:好吧,確實不新鮮……但這並不能掩蓋其深度,因為我們開始明白,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遊戲,我們不能說改規則就改規則,不能因為媽媽叫我們吃飯了所以說不玩就能不玩,這個遊戲並不意味著輕浮和隨意為之。

當遊戲不能為人任意左右時,我們可能就需要技巧在遊戲中保全和壯大自己。作者認為欺騙和自欺是社會現實的核心。欺騙和自欺作為技巧,不同於一般的角色學習,因為角色無所謂真假,而欺騙和自欺就意味著掩蓋了真相,也就是說這意味著在欺騙和自欺背後存在真實的東西。那麼真實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我們開始和作者一同發問。科學哲學家邁克爾·布蘭妮把發問界定為個人追求真理的欲望,而社會學考慮的則是有發問的地方就有權力,究竟是什麼樣的權力防止人們思考和行動?社會學家鮑曼認為,可怕的不是我們對社會有什麼看法,可怕的是對社會沒有看法。社會學的意義之一就在於指出社會的界限,社會與社會之間是有差異的,但相同的地方在於每個社會都有其規則且規則不是任意的。

皮特·柏格的人文取向就在於,他認為社會學所做的事就是幫助人們洞察與看透社會的規則和權力,找到背後遮蔽著的東西。

 

下載

 

《社會學導引:人文取向的透視》——1

《社會學導引:人文取向的透視》——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