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NA HARAWAY《猿猴、賽柏格和女人:重新發明自然》

這是一本主題同時涉及科技、性別、身體、政治和故事等多元內容的大部頭書籍,作者唐娜· 哈洛威(Donna Haraway)具有生物學博士學術背景,研究領域卻橫跨生物學、靈長類動物學以及科學史、科學哲學和科學社會學等。書本正文由哈洛威寫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十篇論文共同組成,本期節目特地請到這本書的譯者:東吳大學的張君玫教授,來帶我們一起走進這本內容精彩卻也艱澀難懂的好書。

當我們凝視書本標題時,很容易就能意會到猿猴和女人的含義,當我們也可以輕易地把猿猴與自然聯想到一起,把女人和性別掛鉤時,我們可能會問那麼這個賽柏格到底是什麼東西?賽柏格(Cyborg)這個概念簡單理解就是義體人類(如:義肢),具體來說就是一種用機械來替換或延伸人體並能聯結大腦與機械的系統,賽柏格乃與科技扣連。

對應書本標題的暗示,這本書分成三大部分,每個部分分別對應一個主題。第一部分“自然作為生產的再生產的系統”涉及到了相當多的動物社會學、生理生物學和社會生物學的專業知識,但其主題卻是知識的生產,研究路徑類似於知識社會學。作者延續了社會主義的女性主義傳統來談動物社會的支配原則,以及這個原則是如何被推渡到人類社會並被賦予科學的客觀性的。支配原則下的生存方式不可改變,但從中可以找到批判的位置,換句話說,我們不能脫離科學而生活,不代表我們不能對科學進行批判反思,哈洛威強調了科學內容與社會脈絡之間的歷史關聯。

第二部分“爭議的閱讀:敘事的各種自然” 所談論的主題是一種帶有女性色彩的自然與經驗。哈洛威認為自然是被建構、被爭議出來的,女性主義學者面對一份固化成型的男性主導的科學話語體系時,既有享受打破界限否決舊故事的權利,也有在規則內重構界限再說新故事的責任。在這裡她強調了科學領域中命名與修辭的重要性、科學的社會建構性以及科學內部的權力關係,並否定了女性本質主義的傳統女權立足點。

第三部分“差異的政治,為了不恰當/無法被採用的他者們”的主題則是性別的概念。這部分首先追溯了帶有社會建構色彩的gender一詞的興起,它在什麼樣的社會脈絡中成形,又具有怎樣的政治意義,這為多種女性性別主義的成長鋪平了道路。然後哈洛威在一篇今日聞名的論文《賽柏格宣言》中提出了賽柏格女性主義,提供了人們一個關於人的機械延伸的女性視角。在此基礎上她借助一個關於“視覺”的隱喻來揭露一個秘密:科學知識“客觀性”的片面與虛假,並提出了“情境化知識”的理論主張,她認為人們從來不是直接看見世界,而是透過譬如眼睛、眼鏡、顯微鏡之類的工具,當我們追問人們看到了什麼的時候,弄清工具本身的性質也很重要,一個人總是在特定的處境裡看見,而不是孤立地看見,這意味著共用處境的人們相互之間的界限被打破了,而對工具的操作形塑著我們的想像,界限的相互滲透最終又導致了結構上的同質性。

全書的主要內容就是這樣,那麼哈洛威思想與社會學議題、與現實世界究竟有沒有連結或有怎樣的連結呢?哈洛威在近幾年尤其對人類存在與非人類存在的關係比較感興趣,她認為人類與非人類有可能是共同棲居的關係,現在的這個世界不是只由人類創造的,非人類存在扮演的角色也很重要。同樣的,我們與“故事”(科學敘事)之間的關係也可以理解為相互棲居的關係,故事棲居於人身,人也棲居在故事裡。為了探索非人類存在的角色,她還為根據自己養狗經歷出了書,在書中她認為21世紀的賽柏格批判意向的批判力度已經不夠用,人類需要新武器,而這個新武器就是“同伴物種”,除了寵物、家禽等,實驗動物也是人類的同伴物種,與人類同構著這地球,但對於哈洛威這幾年的動向,也有不斷的批評聲,有人認為同伴物種歸於何處的問題哈洛威沒有解答,而動保人士則覺得哈洛威並沒有脫離人類中心主義的話語,比如實驗動物就不應該存在。

 

getImage

 

DONNA HARAWAY《猿猴、賽柏格和女人:重新發明自然》——1

DONNA HARAWAY《猿猴、賽柏格和女人:重新發明自然》——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