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Shilling《身體三面向——文化,科技與社會》

《身體三面向·文化、科技與社會》是一本研究身體議題的綜合式入門書籍,全書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較為系統地介紹了三種主要的研究身體的理論途徑,第二部分則更深入細緻地把身體放入到具體議題情境中考察身體的不同角色及其力量。

 

在進入書本之前需要明確這裡存在兩個問題:首先,為什麼身體是重要的?其次,什麼促使社會學關注和研究身體議題?要回答這兩個問題則需要先簡要瞭解身體研究的歷史,以及哲學和社會學上的兩大重要理論傳統。 身體研究興起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最早是心理學領域涉足,戰爭和威權統治等造成的創傷使得人的身體作為一個議題被凸顯了出來,不過,直到上世紀80年代社會學才開始關注這一命題。社會學研究中較為典型的有福柯的研究,如《規訓與懲罰》等書即對身體進行了放大處理。但總的來說關於身體的實證研究和純理論研究都是較少的,而本書恰好涉及面向較廣,從古典社會學理論穿梭到到現代社會學理論,對於初學者是一種很好的引導。

 

把社會學引向身體研究的則是兩種理論傳統:知覺現象學(或詮釋學),結構主義理論。社會學常把理解個人的社會行動及其動機作為學科任務,而要徹底理解行動的動機就必然要追問為何會產生這樣的動機,通常的社會學解釋是追溯到經濟利益和權利因素上去,但是如果再繼續追問為何這些因素是重要的,就很難不去涉及人的認知和感知問題,此即知覺現象學的誘惑力。另一條線索裡,社會建構論的前身其實是結構主義(齊偉先老師的個人觀點),社會讓人擁有自我認知即是通過各種縝密的部署和設計,縝密到甚至進入身體部分,身體嵌入到社會權力中並服務於社會權力。

 

有了以上背景介紹再來看書本正文就比較好理解了。這本書前半部梳理了三種理論:社會建構論,現象學/詮釋學,結構化理論。其中第一種理論讓身體成為權力施為的媒介,故而最易讓身體從視野中隱去;第二種理論恰好完全相反,它將身體視為社會行動的決定性力量,極端放大了身體化的過程;第三種理論乃是以上兩種理論的中和,一方面它強調權力對身體的塑造和論述,另一方面它也認為身體具有主動通過詮釋來複製權力的能動性,換言之,身體或人並不是作為工具而存在。書本作者傾向于贊同第三種理論作為身體議題的指導性理論,但中和理論到底能不能全面解決關於身體的諸多疑惑,這是存疑的。

書本的第二部分離開了純理論開始結合具體的社會議題:勞動、運動、音樂、社交和科技等。作者試圖從不同議題中看到身體的角色,但是在處理這樣的研究的進程中,作者又似乎迷失了。因為儘管作者選擇從身體開始切入這些議題,將身體視為問題之源,但是當擴及身體的影響,引入社會治理後身體又消失不見了。且在作者確立這些議題的原則似乎也不明,連性別這樣的重要議題也不見了。 要理解身體如何對人的行動動機起作用,有以下三個關鍵概念可以作為一種捷徑切入點:需求、感知和情緒。崇尚人權、自由的治理社會裡,人的情緒異質性越來越被凸顯,甚至少數群體也有權尋求自己情緒的正當性位置,這種對正當性的尋求極易引發認同問題等社會效應,身體就此在實際上成為反抗之源,但身體異質性是否會日益成為社會互動的一種武器尚且有待觀察。

 

getImage

 

Chris Shilling《身體三面向——文化,科技與社會》——1

Chris Shilling《身體三面向——文化,科技與社會》——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