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焉用農藥?防蟎洗衣精的百滅寧風險及管制爭議

一、從農藥到抗敏專家?淺談蟎類剋星百滅寧
在今天,相信絕大多數的台灣家戶或個人傾向使用市面上販售的洗衣清潔劑來洗滌衣物,洗衣精、洗衣粉,是許多人家裡必備的日常用品,閒來無事,我們也不會特別注意的日常用品。
1

讓我們換個場景,下圖二是噴灑農藥的插圖,想到農藥,身為平凡人的我們,會聯想到什麼呢?腦中可能浮現的是危險、有毒、滅蟲除害、需要小心使用…等等的概念。

2

你是否能夠想像,田地裡的農藥和居家內的洗衣精混和成為同一種東西嗎?如果有人告訴你,市面上的洗衣精添加了和農藥相同的成分,你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3

從農藥變成抗敏專家,百滅寧這種化學物質,究竟是如何轉換跑道的?用途的轉變是全然機遇的結果,亦或受到不同的用途之間存在著不為人知的親近性?讓我們跟隨百滅寧的腳步,回顧其歷史─百滅寧最先誕生於1970年代晚期,作為替代當時普遍被批評對於人體健康及生態環境有顯著且立即危害的有機磷系和氯系農藥,例如大家耳熟能詳的巴拉松、DDT。百滅寧及類似的新型態農藥由於對人體的急性毒較低、除蟲效果不減,遂於1970年代開始大量合成並成為當今農藥界的主流,統稱為除蟲菊酯(精)類農藥。百滅寧不只以單一成分在社會上流用,也可以化合成許多不同的技術物,其用途隨著在社會中的歷程越來越多樣。從最早1970年代的農作物蟎/蟲害防治,擴展到公衛蚊蟲疥蟎控制、預防木材蟲蛀、治療褥瘡皮膚疾病,以及當代防治居家環境中的塵蟎過敏原。

百滅寧起先用於棉業防治在台灣俗稱為紅蜘蛛的葉蟎(spider mite)。到了1980年代,百滅寧延伸應用在許多蔬果作物的蟎類防治上,但還是最常用於棉作物的蟎害防治。1980年代間的一些研究顯示,百滅寧也用在WHO對開發中國家發動的熱帶疾病防治,例如蚊子和疥蟎(scabies)造成的傳染病。造成疥瘡的病原體俗稱疥蟲,實為疥蟎,因為它屬於和蜘蛛一樣的八隻腳蟎類生物。疥蟎和塵蟎一樣,以人體皮屑維生,但是會咬人(塵蟎不會)。遭疥蟎咬傷的皮膚不僅會紅腫發癢,疥蟎隨著人及毛巾衣物轉移的特徵也讓疥蟎造成的疾病「疥瘡」隸屬於傳染病的範疇。在早期國際公衛疾病防治的脈絡下,透過微量的百滅寧藥膏來治療疥瘡,製作殺蟎噴霧、將紡織品浸泡百滅寧做成防疥蟎衣物的預防策略。

然而,在今天,如果請大眾聯想蟎類生物所造成的疾病,我想塵蟎過敏應該會遙遙領先於疥瘡並高居榜首。在當前台灣,疥瘡就和瘧疾、臭頭病這些曾經流行的傳染病一樣遺留在過往的歷史。慢性疾病的治理匯聚了政府、專家和我們這些平凡人投注更多心力在其中。慢性疾病的一大特徵在於不像傳染病具有單一致病的病原體,慢性病的成因往往複雜且多,是許多風險因子共同造成的疾病後果。塵蟎作為過敏原,正是過敏疾病的眾多風險因子之一。百滅寧仰賴化學毒性消滅蟎類生物的特性,讓它得以從先前的葉蟎防治、疥蟎防治延伸到當代新興的慢性疾病─過敏─的塵蟎(dust mite)風險因子的防治。

塵蟎,一種肉眼不可見的微生物,喜好溫暖潮濕環境,以人體及動物的皮屑維生。塵蟎不會咬人,但是會引起過敏反應,醫學社群宣稱塵蟎是引起台灣民眾過敏的最常見物質,因此,塵蟎成為台灣社會在過敏防治中極重視的一項風險因子。根據台灣環保署出版的《居家塵蟎防治手冊》內容,塵蟎可由物理性和生物性兩大類做法進行防治,前者指涉透過溫度、濕度、篩選家具物品材質的做法來降低塵蟎數量;生物性則是針對使用化學藥劑殺滅塵蟎的方式,各自發展出眾多的防治策略。百滅寧在1980年代間開始擔任起對抗塵蟎的化學藥劑,起初主要以殺蟎劑的形式,或者添加在寢具、地毯中來防治居家環境內的塵蟎。身為蟎類殺手的百滅寧,從殺疥蟎的百滅寧轉變進入寢具、衣物裡殺塵蟎,早期對於傳染病的防治作法轉化成為防治過敏疾病的防蟎商品。

7
環保署2000年出版的居家塵螨防治手冊

身為殺蟎劑的百滅寧,除了化合成為各種寢具、地毯、紡織品的防蟎成分之外,也在1990年代開始成為清洗紡織物的清潔劑成分,包含用以殺蟲滅菌和殺蟎的肥皂及洗衣精等化學合成產品。有鑑於百滅寧開始大量用於農業以外用途,我們不再只是透過作物上殘留的農藥來接觸到百滅寧,室內室外的家用環境殺蟲劑、防蚊或防蟎的紡織品等等,都可能讓百滅寧和一般人產生連結。因此,在1989開始迄今,很多對於百滅寧毒性的討論不再只是限縮在農藥的部分,許多國際組織提供包含在工業使用、家庭使用的安全建議;毒性的定義也從人體健康擴展到對於生態環境的影響,在1985年,第一個提及百滅寧影響生態環境的研究出現。[1]1990年左右開始這類綜合性的毒性評估報告數量相對比較多,國際上的權威資訊來源例如國際化學品安全卡(International Chemical Safety Cards,簡稱ICSC),是國際組織和各國政府在制定規範時經常參考的資訊[2]。參考ICSC最近一次更新了百滅寧的評估報告,能幫助我們更認識百滅寧:[3]

 毒性面向\評估報告

   ICSC:2001年

人體健康 造成皮膚紅腫、灼熱刺激
造成眼睛發紅、疼痛
刺激呼吸系統引發咳嗽
食用會造成消化系統灼熱感、腹瀉及嘔吐
生態環境 對水域是劇毒
備註 不同商品的配方會改變百滅寧的物理及毒性性質。
表一、ICSC國際化學品安全卡:百滅寧(本表為作者參考ISCS英文表格節錄再製而成。)

回顧台灣歷史上的報紙和廣告紀錄,大約在2000年開始,台灣本土的清潔劑廠商開始銷售防蟎功效的洗衣精,除了百滅寧之外,類似的除蟲菊精藥劑都有相同效果。如果很多除蟲菊精都可能用以除塵蟎,是什麼原因讓百滅寧成為其中最廣為人知的代表呢?為什麼百滅寧的爭議會在2013年底爆發?是百滅寧的毒性導致了特定的疾病後果嗎?還是因為它汙染了哪一條溪流、毒死了水域裡的魚蝦動植物?

二、百滅寧的爭議:健康生態雙重風險與預警原則(precautionary principle

長期以來,許多化學物質之所以浮上檯面、受到社會矚目,往往是因為它造成了特定的健康危害或環境汙染。例如1979年台灣受多氯聯苯(PCBs, 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汙染的米糠油造成的嚴重油症公害、1980年代開始因工業鎘污染台灣西半部稻田引發後續如腎臟疾病等健康危害。過往特定疾病或污染等明確的「危險」(danger)負作用,可能是形塑人們對化學物質不信任的重要來源。然而,百滅寧的爭議卻是從另一個角度,彰顯出那些潛在的、尚未發生、甚至不一定會發生的危害─也就是風險(risk)的概念─如何成為當代民眾思考、看待化學物質的重要判準。

防蟎洗衣精的爭議起源於台灣環保團體─主婦聯盟的媽媽們對於生活周遭各種以防塵蟎為名的商品的疑慮,例如瑋綸媽媽就告訴我,媽媽們對於在百貨公司或菜市場都存在的防蟎床墊、枕頭和被套等商品成分有著未知的疑慮。因著對於防蟎功效的敏感度,主婦聯盟其中一位農業化學背景的媽媽,在接觸到推銷防蟎洗衣精的業務時,好奇文宣上「使用來自澳洲的HealthGuard成分防蟎」的說詞,於是要求提供詳細的成分資料,因此拿到了HealthGuard成分的MSDS物質安全資料表,物質安全資料表顯示此產品別名為「含有百滅寧的環境有害液體」(ENVIRONMENTALLY HAZARDOUS SUBSTANCE LIQUID, N.O.S. (contains PERMETHRIN))。事實上,各種家用化學清潔劑,包含洗衣精在內,其排放造成的水域污染和缺乏管制的現況,皆屬主婦聯盟關切的議題範圍,因此媽媽們得知後十分震驚,決定擴大進行調查,並邀請同樣耕耘台灣環境議題的上下游新聞團隊一起合作。

上下游新聞在2013年花了數個月的時間,針對台灣市面上宣稱防蟎抗菌的36項洗衣精進行檢驗,在特定品項中驗出作為農藥/醫藥/環境用藥的化學藥劑─百滅寧(Permethrin)。上下游新聞隨即與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共同召開記者會,此消息一出,引起各界關注。隨後,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在網路上號召志工,針對各家防蟎抗菌洗衣精廠商進行電訪行動,並於2014年初和立法委員林淑芬合作,招開第二次記者會,希望能向政府施壓,改變台灣洗衣精管理制度的缺失。

52014年1月7日主婦聯盟、環境有害生物管理協會與林淑芬委員招開記者會

從主婦聯盟及上下游新聞代表的一種民眾觀點出發,我們發現,即便防蟎洗衣精沒有明確造成能夠直接歸因的健康危害案例,爸爸媽媽們仍相當擔心,反映出這些憂慮鑲嵌的風險觀,並非完全來自於科學研究和數據分析的結果,而是和更複雜的社會風險交織而成。首先,許多家長難以想像殺蟲的化學藥劑和幫助衣服清洗的商品是由相同的化學物質組成,何以為了「過敏疾病」的問題,需要把防蟎「蟲」的「藥」加到「洗衣精」裡?民眾對於防蟎洗衣精的風險感知,不同於化學專家傾向於化學藥劑=毒視為理所當然,多數家長是依照物品在家中擺放的位置來理解化學合成物的意義,而不是從化學物質本身。因此,主婦聯盟和上下游新聞在揭露洗衣精的百滅寧成分時,特別強調百滅寧是製作農藥和殺蟲劑的主要成分:

其中「妙管家防蟎抗敏洗衣精」竟含有國內外普遍用來做為農藥與環境用藥的化學成份「百滅寧(Permethrin)」)……百滅寧(Permethrin)為合成除蟲菊類的殺蟲劑,屬高脂溶性,被認為是環境荷爾蒙的一種,對動物子宮具干擾作用。用於一般蔬果時,農藥殘留容許量為0.05ppm。除了被當做農藥,最常被當成居家環境用藥,防治蟑螂與病媒蚊。[4]

面對環保團體提出的質疑,被驗出產品含有百滅寧的洗衣精廠商在同一天稍晚,由董事長室秘書長和研發主管兼廠長兩人負責召開記者會回應。廠商的首波回應讓人有些驚訝是他們承認並不清楚自家產品有加入百滅寧成分。社會學經常批判商品被遮蔽的生產過程對社會造成的各種負面影響,但在百滅寧的爭議裡我們發現,在高度分工及多樣複雜化學物質共同參與的生產關係之下,就連生產者自己也可能和一般民眾一樣,搞不清楚狀況。廠商之所以搞不清楚狀況可能有兩大原因:一來,台灣的洗衣精廠商在爭議出現以前,缺乏對於防蟎劑、抗菌劑等複方成分細項的確認了解。台灣許多廠商使用澳洲原物料廠商名為HealthGuard的複方化學添加劑作為防蟎抗菌的洗衣精功效。其次,廠商在記者會上首先便強調「我們所有內容液的原料絕對沒有政府規定禁用的原料」─這些五花八門的洗衣精的確都符合台灣的國家標準,然而,國家的標準化過程必然是特定時空脈絡之下,由特定一群人制定出來的共識,並不是普世皆然的客觀真理。而台灣政府沿襲長久以來的規範,專注在洗衣精「洗淨力」的相關化學成分,未與時並進考量到當今市面上包含亮白、增豔以及防蟎抗菌這類健康訴求的新興功效洗衣精成分。既存的寬鬆規範給予洗衣精商品一個灰色地帶,在標示上只需俗名標註「防蟎劑」、「抗菌劑」即可,實際的化學成分並不在國家的管制範圍內。

爭議爆發後,廠商首先強調會盡快確認相關的科學檢驗報告─包含尋求原物料提供之澳洲廠商提供過去檢驗資料、提供洗衣精樣本予台灣的私人機構進行檢驗。第一時間,廠商選擇將產品全數下架,並接受民眾辦理退貨。然而,經過了數日的資料蒐集後,廠商的態度愈趨強硬。廠商在各大報頭版刊登了半版廣告,一方面公布了相關科學檢驗的結果,包含衣物洗後的洗衣精殘留率,還有澳洲原料廠提供的皮膚敏感試驗報告。這些數據顯示無論是服用、皮膚接觸或吸入百滅寧,對人體造成的急性毒都很低[5];另一方面,廠商提出百滅寧作為疥瘡治療的醫學用途,企圖淡化百滅寧在民眾心中的農藥標籤;再者也再次強調所有商品皆符合政府的國家標準。藉由科學檢驗結果和提出百滅寧醫療用途,洗衣精廠商試圖翻轉百滅寧的意義,強調自家產品的風險很低,是可以安全使用的洗衣精。

但是,運用科學數據回應的廠商,並沒有因此改變民眾甚至一些化學和醫學專家認知百滅寧風險的態度,人們對於化學物質風險的評估是鑲嵌在實際的社會脈絡之中,並非依賴抽象的實驗室數據。民眾其實相當謹慎看待科學提供的量化風險數值,他們對照自身生活經驗,能警覺到檢驗方法的不同、實驗設計的調整會影響檢驗結果的產出。舉例來說,面對廠商的說法,主婦聯盟和上下游新聞的成員們從家務工作的習慣差異追問,如果我們在實際使用過程中沒有達到科學實驗裡要求的稀釋濃度,結果還會如廠商提供的數據一樣嗎?很多家庭有手洗衣物的習慣,這種使用方式是否能達到廠商所謂的安全稀釋濃度?廠商口中的安全濃度標準又是如何制定出來的呢?其次,一些家長和醫師也質疑,過敏兒家庭可能是特地選購這些洗衣精的主要消費族群,這些化學藥劑在兒童身上和成人身上的健康風險是否一致?除科學檢驗主要提供的急性毒反應之外,慢性的健康危害怎麼測量?廠商能掛保證嗎?

另一方面,主婦聯盟和上下游新聞也關切百滅寧在排放後對於水域生態的累積毒性,[6]百滅寧的風險不只來自於對人體造成的直接性危害,經由汙水排放後在環境中累積、其對於生態不可逆的影響、以及未來這些化學物質反饋到人身上的風險,都不在廠商計算的範圍之內。最後,主婦聯盟及上下游新聞也發現現行的規範無法處理民眾對防蟎洗衣精的疑慮。台灣既有的洗衣精標示規定相當寬鬆,只要標示出主要成分,並且不需要揭露化學名稱。因此在台灣,幾乎所有防蟎的洗衣精都只在成份上標示「防蟎劑」,但是防蟎劑是什麼?又是利用怎麼樣的機制來消除塵蟎?政府缺乏硬性規範,環保團體認為這讓家庭籠罩在未知的化學風險之下。

三、百滅寧爭議的延伸:反省高度分工的化學物質管制

上述有關百滅寧風險的辯論,開啟了台灣後續有關防蟎洗衣精管制的爭議和改革行動。即便面對廠商的攻擊和法律訴訟,主婦聯盟仍然一再強調這些行動並非針對特定廠商,而是有意改變形同虛設的管理制度:「我們沒有要針對妙管家,而是所有的產品和制度,「這是一個體制的問題」……市面上這些抗菌、防蟎、防霉,這些效果其實都沒有政府明文的規範,沒有單位,也沒有相關的機關來管理,也就是說,都是虛的。廠商就依著民眾的需求,製造出這些洗衣精」。不管對於生產洗衣精的廠商或消費者來說,政府都沒有提供有效的管制機制,因此在事件爆發後,政府如何因應是各界關切所在。

管制責任牽涉到防蟎劑原料及合成後洗衣精的健康和生態風險,如何審核廠商提出的檢驗數據,是否全面禁用農藥和環境用藥規範下的化學物質,或制定添加、洗後殘留率的上限值,還是將自願性國家標準改為強制規範,都是社會期待政府回應的項目。回到台灣政府的管理,既有架構乃依照化學品合成的技術物分立管制,所以政府先依百滅寧的爭議是發生在它化合在農藥、殺蟲劑、疥瘡藥物或洗衣精裡面來歸責,也就是依照化學物質的用途分別管制:

台灣對於化學物質百滅寧的管理方式

商品的功能 化合物分類 管理機關 相應法律規定







保護農作物 農藥 行政院農委會 《農藥管理法》
消滅特定蟎類生物 環境用藥
(殺蟲劑)
環保署毒物管理處 《環境用藥管理法》
治療疥瘡 醫藥用藥 衛生福利部 《藥事法》
防治過敏原塵蟎、降低過敏風險 洗衣用合成清潔劑(洗衣精) 經濟部標準檢驗局 《洗衣用合成清潔劑CNS2477國家標準》
                                          表二、台灣的百滅寧管理方式(作者自製)

在台灣,凡是將百滅寧添加在農作物或環境病蟲/蟎害控制時,需要政府登記註冊為農藥和環境用藥(殺蟲劑),若百滅寧加入寢具或洗衣精則無需強制性的登記註冊。相對於台灣對於洗衣用合成清潔劑只有自願性的國家標準機制,歐盟則是同時以國家標準(ISO)和管制(regulation)兩種制度進行洗衣用清潔劑的管理。在成分管制的部分,歐盟自2004開始要求廠商公開成分,規範廠商在洗衣精上市前需要提供界面活性劑的組成和化學資訊(名稱、用量、環境影響評估)、毒物資訊(包含化學資訊、對生態的影響)等安全性評估。[7]

回到台灣的脈絡,當防蟎洗衣精的爭議一出現,和百滅寧有關連的各政府單位都一致回應,「農業植物保護的殺蟲劑,由農委會依「農藥管理法」管理;人用內服及外用藥,如除蛔蟲、殺頭蝨用藥,由衛生福利部依「藥事法」管理;動物用藥殺蟲劑,如殺跳蚤用藥由農委會依「動物用藥品管理法」管理;蚊、蠅、蟑螂等環境衛生用殺蟲劑,由環保署依「環境用藥管理法」管理。[8]」今天爭議的商品是洗衣精,屬於一般商品,因此屬於經濟部的管轄範圍。

在各方壓力下,經濟部標檢局快速地接掌這項任務,並以緊急重大事件為由,縮短了原訂的行政程序。在2013年底到2014年初招開了兩次包含醫學、化學、毒物、昆蟲蟎類專家為主的技術委員會,也參與了一次跨行政部會的分工管理協商會議,討論洗衣精安全性和標示方式的國家標準修訂。同時,標檢局也開始進行〈市售家用清潔劑構樣檢測〉的工作。事實上,無論是政府檢測人員、公民團體或廠商都提到過洗衣精檢測的難度。標檢局人員在環保署毒管處人員的協助下採用「液相層析/質譜儀(Liquid Chromatograph/Mass Spectrometer, 以下簡稱LC/MS)」做為檢驗方法。LC/MS多應用在合成化合物結構鑑定、環境有毒物質、藥物和食品成分的分析上,針對洗衣精等屬於有效成分為有機物且可溶於一般有機溶劑(如丙酮、甲醇、乙腈等)的液體樣品,重點是必須預先設定欲檢測的化學物質,除了預期檢驗的化學物質對象以外,其餘成分實無法得知。

當政府決定了檢驗方式後,還需要決定檢測的項目。此次計畫標檢局共檢驗五項化學物質:分別是百滅寧、腐絕(Thiabendazole)、戊二醛(Glutaraldehyde)、三氯沙(Triclosan)與三氯卡班(Triclocarban)。根據標檢局的說法,檢驗這五項物質的判準,僅是因為主婦聯盟先前表示有所疑慮。又因為檢驗儀器的限制─LC/MS檢定在洗衣精等液體樣品的檢驗時必須預先設定欲檢測的化學物質─使得即便進行了為期三個月的檢測工作,最後除了百滅寧,標檢局對於其餘洗衣精添加的防蟎劑是什麼化學成分,仍一無所知。

現行沒有強制力的《國家標準法》讓標檢局無法強制廠商提供商品的全成分,使得政府在作業上困難重重。對照百滅寧作為殺蟲劑或農藥時都有對應的《環境用藥管理法》、《農藥管理法》,強制長期的藥效試驗與毒理資料才能取得除蟎用途的環境衛生用藥或農藥許可證;可是當百滅寧加在防蟎洗衣精裡屬於「一般商品」,不受上述法令管轄,只有自願遵守的國家標準。在這些限制之下,標檢局因而提出了防蟎和抗菌洗衣精的風險很輕微的結論報告,讓原本洗衣精的國家標準修訂的速度開始減緩。

在這個過程中,標檢局和技術委員也體認到既有分工治理的限制,因此提出了跨部會合作的建議及借鏡歐盟REACH制度的理想。REACH制度是歐盟在2003年針對化學物質的註冊、評估、授權和限制推出的法規草案(Concerning the Registration, uation, Authorization and Restriction of Chemicals,簡稱REACH制度[1907/2006(EC],由歐洲化學品管理局作為統籌執行機關,規定80%的化學物質都需要註冊,目的是要求企業(製造商或進口商)對產品安全承擔責任,收集關於化學品危害性的充分資訊,用於決定適當的供製造商和進口商執行的風險管理及告知下游用戶。[9] 以台灣的防蟎洗衣精為例,百滅寧原先進口原物料時提出的用途不符合實際的使用,當原料進口和隸屬不同部會管轄範圍,管理下游洗衣精商品的單位要回頭追原料來向就更加困難。

另一方面,以化學物質─百滅寧為中心,標檢局希望參與百滅寧管制的部會可以合作協助提供毒物資訊、支援檢測技術和開發方法的支援,以及修法的建議,甚至共同管理,弭補《國家標準法》缺乏強制力的狀況。可是如前所述,起初的實驗設計以及無法強制要求廠商揭露防蟎劑成分等種種限制影響到政府的檢驗結果,這個結果回過頭阻礙法令修改。〈市售家用清潔劑構樣檢測〉未達到標檢局認定的高風險─嚴重、明確的健康危害─因此讓跨部會合作仍停留在書面文字的階段。

四、小結

透過百滅寧的爭議,進一步彰顯出為了解決塵蟎過敏的防蟎洗衣精,如何帶來了新的風險後果。對於化學物質風險有所疑慮的公民團體,代表一種使用者/家長觀點,超越在實際危害發生後建立疾病或環汙因果關係的常民流行病學,提前在危害發生前、病原/汙染源尚不清楚之際,透過檢驗的行動確認了洗衣精廠商未明示、政府未管制的防蟎劑成分。防蟎洗衣精的功能或產生的爭議,都在於尚未確認的健康和生態風險,而非明確的疾病危害。過去缺乏管理的後果,不只是讓防蟎洗衣精及其他防蟎商品存在著未知的化學風險,也讓這些商品和特定的家庭消費、健康防治結合,強化家長對於小孩過敏的道德責任。

防蟎洗衣精的爭議讓台灣政府過去對於化學物質的行政分工浮上檯面,既有分工和規則的缺陷則反映出化學物質百滅寧作為一個非人行動者,如何能夠快速與其他物質結合、在管制規範出現以前就先行進入新的網絡。標檢局雖發現既有化學品管理的不適之處,欲制定防蟎洗衣精的規範,卻受限既有法令而影響政府產出的科學證據,進而阻礙制度改革的矛盾,科學和社會共同生成的特性就從中獲得印證。防蟎洗衣精雖關連到過敏疾病的防治,其風險建構牽涉到醫界以外更多的專業,包含化學、毒物、生物、蟎類專家,以及具有知識、主動行動的民眾和特定政府部門,風險爭議納入了更多樣的行動者。

過敏風險的觀念對於人們生活的影響,可能改變了民眾認知商品分類的方式,過去分立的各種家電、日用產品,現在都可能因為防塵蟎過敏而被想像成為同一類和促進健康有關的商品,因此,既有法令規範的架構是否應該重新思考?是否能夠建立一套統整性的「防蟎」管理標準?高度分工的政府單位應正視彼此共存在同一個責任網之中,而非將塵蟎或過敏防治簡化為個人化、家庭化的健康責任、個別家庭的消費行動,或許能更有效處理當下化學品管理的制度漏洞。

最重要的是,政府雖然對於民眾的疑慮有所回應,但是受限既有法令的缺陷,影響到政府生產的科學證據,反而阻礙到改革的進行,不只是印證了科學和社會共同生成的特性,更是迫使我們進一步去反思:假設科學的不確定性是常態,我們該如何在這個狀態之上對社會制度進行改革。

( 作者:謝新誼/台大社會系專任研究助理/hsiehshinyi@gmail.com  )


[1] 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EPA). 2006.“Reregistration Eligibility Decision(RED)for Permethrin Prevention, Pesticides.”EPA 738-R-06-017 and Toxic Substances. Debra Edwards, Director, Special Review and Reregistration Division.

[2] MDSD是各產品(商品)在上市前自行申請進行的安全性評估,其評估項目在二戰後陸續增加,現行的格式大致完備於1958年,美國在1980年代通過原料進出口都需具備各自產品的MSDS文件,也是台灣現行的規定。而本爭議驗出的百滅寧成分屬於HealthGuard-TM-PLM原料。百滅寧的國際化學品安全卡可在網站上下載:http://www.ilo.org/dyn/icsc/showcard.display?p_lang=en&p_card_id=0312。搜尋日期:2014年7月。

[3] 1989年的資料來自IPCS INTERNATIONAL PROGRAMME ON CHEMICAL SAFETY Health and Safety Guide No. 33 1989. 2001年的資料來自International Chemical Safety Cards, PERMETHRIN, ICSC: 0312.資料來源:http://www.inchem.org/documents/icsc/icsc/eics0312.htm,搜尋日期:2014年7月。

[4] 引述自2013年12月3日上下游新聞及主婦聯盟記者會新聞稿。

[5] 參考2013年12月28日妙管家公司在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及蘋果日報四大報頭版刊登的半版聲明稿廣告。

[6]在國際組織和各國政府在制定規範時經常參考的資訊─國際化學品安全卡(International Chemical Safety Cards,簡稱ICSC)中,便明文寫到百滅寧對水域、魚類生態是劇毒(ICSC 1989;2001)。百滅寧的國際化學品安全卡:http://www.ilo.org/dyn/icsc/showcard.display?p_lang=en&p_card_id=0312。搜尋日期:2014年7月。

[7] Regulation (EC) No 648/2004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31 March 2004 on detergents(簡稱No648/2004)。有關商品須提供的資訊及檢測方法也建立在歐盟更早以前Regulation(EEC)No 793/93的基礎之上。根據No648/2004的 ‘article 5: Granting of derogation’可知歐盟對檢驗方法也有規定,例如要求廠商須提供Inherent Biodegradability Tests的結果、且須以特定的 Modified SCAS test或者Zahn-Wellens方法檢驗。

[8]引自〈「防蟎」洗衣精是一般商品,不是環境用藥!〉,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毒管處發布於 2014 年1 月 3 日。

[9] 資料參考自台灣環保署網站>法規知識庫>基本常識:〈什麼是REACH法規?歐盟REACH法規是什麼意思?REACH標準的SVHC高關注物質檢測哪些?〉網址:http://ivy1.epa.gov.tw/Dioxin_Toxic_Instruction/ap5/basic/View.asp?Record_No=461。搜尋日期:2014年7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