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L. BERGER《社會學導引:人文取向的透視》

1963年皮特·柏格(Peter L. Berger)用充滿人文關懷的視角寫下一本小書:《社會學導引:人文取向的透視》 ,如今這本薄薄的書已在時間考驗下成為社會學入門經典讀物。無論你是社會學專業的學生或研究人員,還是從來沒接觸過社會學的人,當提及社會學時通常都會面臨一個問題:社會學到底是學什麼的?看起來這個問題很好回答,實則不然,很多社會學家都嘗試過定義社會學,然而至今學界也沒有達成一個確鑿無疑的共識,但這是不是就意味著社會學是不可言說描摹的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每個人都多少會有關於社會的看法,但這些看法在多大程度上是自己的,又在多大程度上是社會教給我們的,當我們開始思考這樣的問題時,也許我們已經走在社會學的探索路上了。

回答社會學到底在學什麼,自然就要考慮社會學作為一門學科其研究的重點是什麼,如果說我們要研究的是社會內部和社會之間的東西,那麼社會又是什麼呢?要知道社會是什麼,可以先回答社會不是什麼:社會不是自然、物理、生物、本能等。儘管如此,社會卻仿佛自然而然就是這樣,心照不宣、貌合神離、假戲真做都是社會中的常見模式,譬如大家幾乎每天早上起床都要洗臉刷牙,但是為什麼要洗臉刷牙呢,可能小孩子才會這麼問,不過問了之後大人真的能給出答案嗎,是因為不洗臉刷牙就髒或者沒教養嗎,那麼又是誰定義了什麼是髒什麼是沒教養呢,就算髒或者沒教養,真的會有審判與懲罰嗎,誰有權對此執法?隨著小孩子也變成大人,問題並沒有消失,只是隨著習慣的養成這些不再是值得特別考慮的問題。

皮特·柏格並沒有試圖拔高社會學或讓社會學成為教條,他重新把這個“事實”推到讀者眼前:社會學不只是作為一門社會科學,同時也可以作為個人消遣、作為意識形式、作為人文學科而存在,當我們嘗試運用社會學的視角去看問題的時候,可能就會發現:人是處在社會之中的,社會也體現在人身上,以及人生苦短而社會如戲。說“社會如戲”的時候可能大家現在會覺得這是一種並不新鮮的悲觀比喻,但是當我們在作者帶領下開始洞察這齣戲劇整體的運作方式的時候,我們也許就會發現:好吧,確實不新鮮……但這並不能掩蓋其深度,因為我們開始明白,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遊戲,我們不能說改規則就改規則,不能因為媽媽叫我們吃飯了所以說不玩就能不玩,這個遊戲並不意味著輕浮和隨意為之。

當遊戲不能為人任意左右時,我們可能就需要技巧在遊戲中保全和壯大自己。作者認為欺騙和自欺是社會現實的核心。欺騙和自欺作為技巧,不同於一般的角色學習,因為角色無所謂真假,而欺騙和自欺就意味著掩蓋了真相,也就是說這意味著在欺騙和自欺背後存在真實的東西。那麼真實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我們開始和作者一同發問。科學哲學家邁克爾·布蘭妮把發問界定為個人追求真理的欲望,而社會學考慮的則是有發問的地方就有權力,究竟是什麼樣的權力防止人們思考和行動?社會學家鮑曼認為,可怕的不是我們對社會有什麼看法,可怕的是對社會沒有看法。社會學的意義之一就在於指出社會的界限,社會與社會之間是有差異的,但相同的地方在於每個社會都有其規則且規則不是任意的。

皮特·柏格的人文取向就在於,他認為社會學所做的事就是幫助人們洞察與看透社會的規則和權力,找到背後遮蔽著的東西。

 

下載

 

《社會學導引:人文取向的透視》——1

《社會學導引:人文取向的透視》——2

DONNA HARAWAY《猿猴、賽柏格和女人:重新發明自然》

這是一本主題同時涉及科技、性別、身體、政治和故事等多元內容的大部頭書籍,作者唐娜· 哈洛威(Donna Haraway)具有生物學博士學術背景,研究領域卻橫跨生物學、靈長類動物學以及科學史、科學哲學和科學社會學等。書本正文由哈洛威寫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十篇論文共同組成,本期節目特地請到這本書的譯者:東吳大學的張君玫教授,來帶我們一起走進這本內容精彩卻也艱澀難懂的好書。

當我們凝視書本標題時,很容易就能意會到猿猴和女人的含義,當我們也可以輕易地把猿猴與自然聯想到一起,把女人和性別掛鉤時,我們可能會問那麼這個賽柏格到底是什麼東西?賽柏格(Cyborg)這個概念簡單理解就是義體人類(如:義肢),具體來說就是一種用機械來替換或延伸人體並能聯結大腦與機械的系統,賽柏格乃與科技扣連。

對應書本標題的暗示,這本書分成三大部分,每個部分分別對應一個主題。第一部分“自然作為生產的再生產的系統”涉及到了相當多的動物社會學、生理生物學和社會生物學的專業知識,但其主題卻是知識的生產,研究路徑類似於知識社會學。作者延續了社會主義的女性主義傳統來談動物社會的支配原則,以及這個原則是如何被推渡到人類社會並被賦予科學的客觀性的。支配原則下的生存方式不可改變,但從中可以找到批判的位置,換句話說,我們不能脫離科學而生活,不代表我們不能對科學進行批判反思,哈洛威強調了科學內容與社會脈絡之間的歷史關聯。

第二部分“爭議的閱讀:敘事的各種自然” 所談論的主題是一種帶有女性色彩的自然與經驗。哈洛威認為自然是被建構、被爭議出來的,女性主義學者面對一份固化成型的男性主導的科學話語體系時,既有享受打破界限否決舊故事的權利,也有在規則內重構界限再說新故事的責任。在這裡她強調了科學領域中命名與修辭的重要性、科學的社會建構性以及科學內部的權力關係,並否定了女性本質主義的傳統女權立足點。

第三部分“差異的政治,為了不恰當/無法被採用的他者們”的主題則是性別的概念。這部分首先追溯了帶有社會建構色彩的gender一詞的興起,它在什麼樣的社會脈絡中成形,又具有怎樣的政治意義,這為多種女性性別主義的成長鋪平了道路。然後哈洛威在一篇今日聞名的論文《賽柏格宣言》中提出了賽柏格女性主義,提供了人們一個關於人的機械延伸的女性視角。在此基礎上她借助一個關於“視覺”的隱喻來揭露一個秘密:科學知識“客觀性”的片面與虛假,並提出了“情境化知識”的理論主張,她認為人們從來不是直接看見世界,而是透過譬如眼睛、眼鏡、顯微鏡之類的工具,當我們追問人們看到了什麼的時候,弄清工具本身的性質也很重要,一個人總是在特定的處境裡看見,而不是孤立地看見,這意味著共用處境的人們相互之間的界限被打破了,而對工具的操作形塑著我們的想像,界限的相互滲透最終又導致了結構上的同質性。

全書的主要內容就是這樣,那麼哈洛威思想與社會學議題、與現實世界究竟有沒有連結或有怎樣的連結呢?哈洛威在近幾年尤其對人類存在與非人類存在的關係比較感興趣,她認為人類與非人類有可能是共同棲居的關係,現在的這個世界不是只由人類創造的,非人類存在扮演的角色也很重要。同樣的,我們與“故事”(科學敘事)之間的關係也可以理解為相互棲居的關係,故事棲居於人身,人也棲居在故事裡。為了探索非人類存在的角色,她還為根據自己養狗經歷出了書,在書中她認為21世紀的賽柏格批判意向的批判力度已經不夠用,人類需要新武器,而這個新武器就是“同伴物種”,除了寵物、家禽等,實驗動物也是人類的同伴物種,與人類同構著這地球,但對於哈洛威這幾年的動向,也有不斷的批評聲,有人認為同伴物種歸於何處的問題哈洛威沒有解答,而動保人士則覺得哈洛威並沒有脫離人類中心主義的話語,比如實驗動物就不應該存在。

 

getImage

 

DONNA HARAWAY《猿猴、賽柏格和女人:重新發明自然》——1

DONNA HARAWAY《猿猴、賽柏格和女人:重新發明自然》——2

 

 

AXEL HONNETH《為承認而鬥爭》

《為承認而鬥爭》一書乃是德國著名社會理論家阿克塞爾·霍耐特(Axel Honneth)的教授資格論文。作為法蘭克福學派的第三代掌門人,霍耐特在學術研究上系統高調地繼承了法蘭克福學派的理論傳統,同時在權力理論、溝通行動理論、批判理論等領域上發展出了新的理論範式,而他的影響並不局限于法蘭克福學派內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他是繼布迪厄、哈貝馬斯、福柯和盧曼之後的現代社會學理論大家。

 

到目前為止,霍耐特著述最詳實而系統的三本書分別是《權力的批判》、《為承認而鬥爭》以及《自由的權力》,其學術脈絡隨著這些研究逐漸從社會哲學方向轉入社會分析方向。由於霍耐特對黑格爾極度推崇,這本書涉及大量法哲學與社會哲學知識,為更好地從社會學的角度來解讀此書,需要在霍耐特精細抽象的論述中抓出兩個基本問題:首先,為什麼談“承認”?其次,什麼是“承認”?再次,“承認”的意義是什麼?霍耐特繼承延續了哈貝馬斯對溝通互動、人格、自我意識的討論,同時認為哈貝馬斯僅提供了一套關於人際間溝通行動的理想步驟模式,但並未就這套模式可實施的預設前提做出討論,那麼問題來了,如果一個人或一類人連進入溝通圓桌的資格都沒有,那麼對他們談如何溝通才能互相促益又有什麼意義呢?

 

“承認”即是對進入溝通的資格認證過程,霍耐特將承認作為議題單獨提出正是對哈貝馬斯理論不足的補充發展,顯然這種補充更具備實踐意味。但是確立了承認議題重要性的霍耐特似乎並不能對“承認”這個概念做出清晰的定義,他只能確定承認的某些性質,聲稱在知覺上感知到他人作為人存在就是初步的承認,以及承認的對立面是視而不見(即感知到其人卻並不與其互動)。

 

審視感知和互動這兩個關鍵字,這裡就產生了承認發生的機制問題:到底如何才能獲得承認?黑格爾認為主體自我的形成必須有其他主體的相互承認,想求得這種承認需以命相搏。米德發展了黑格爾的“主體間性”理論,從自然主義的經驗範式指出在互動中形成的自我認同應當遵循的方向乃是客體自我而非主體自我。霍耐特綜合了黑格爾哲學和社會心理學等知識相對應地提出了承認與蔑視的三種規範性模式並對三種模式做出了解釋:在個體或少數人之間承認的形式即是愛,蔑視的形式乃是強暴;制度化的市民社會或團體之間的承認形式是法律,蔑視形式是奪去法律權力;國家社會層面的承認則是聲譽、尊嚴和團結,蔑視形式為侮辱誹謗與排斥。

 

當討論承認的意義時,霍耐特引入了哈貝馬斯的主體間性視野並據此提供了一種理想的規範標準:不同的承認模式被理解為人類主體建立多種積極自我關係的主體間條件,而這些條件則是個體自我實現的前提。除霍耐特之外,加拿大哲學家查理斯·泰勒也寫過一本《承認的政治》來討論承認問題。總的來說,霍耐特在承認問題上的論述較為全面,但在《為承認而鬥爭》一書中也有一些缺陷,比如討論承認的層次時沒有延展到國與國之間,而且全書焦點在於討論承認,淡化了鬥爭部分。

附註:本期很榮幸的邀請到畢業于德國自由柏林大學的鄭作彧老師,來為我們介紹Axel Honneth的《為承認而鬥爭》。

 

s1331474

 

Axel Honneth《為承認而鬥爭》——1

Axel Honneth《為承認而鬥爭》——2

Chris Shilling《身體三面向——文化,科技與社會》

《身體三面向·文化、科技與社會》是一本研究身體議題的綜合式入門書籍,全書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較為系統地介紹了三種主要的研究身體的理論途徑,第二部分則更深入細緻地把身體放入到具體議題情境中考察身體的不同角色及其力量。

 

在進入書本之前需要明確這裡存在兩個問題:首先,為什麼身體是重要的?其次,什麼促使社會學關注和研究身體議題?要回答這兩個問題則需要先簡要瞭解身體研究的歷史,以及哲學和社會學上的兩大重要理論傳統。 身體研究興起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最早是心理學領域涉足,戰爭和威權統治等造成的創傷使得人的身體作為一個議題被凸顯了出來,不過,直到上世紀80年代社會學才開始關注這一命題。社會學研究中較為典型的有福柯的研究,如《規訓與懲罰》等書即對身體進行了放大處理。但總的來說關於身體的實證研究和純理論研究都是較少的,而本書恰好涉及面向較廣,從古典社會學理論穿梭到到現代社會學理論,對於初學者是一種很好的引導。

 

把社會學引向身體研究的則是兩種理論傳統:知覺現象學(或詮釋學),結構主義理論。社會學常把理解個人的社會行動及其動機作為學科任務,而要徹底理解行動的動機就必然要追問為何會產生這樣的動機,通常的社會學解釋是追溯到經濟利益和權利因素上去,但是如果再繼續追問為何這些因素是重要的,就很難不去涉及人的認知和感知問題,此即知覺現象學的誘惑力。另一條線索裡,社會建構論的前身其實是結構主義(齊偉先老師的個人觀點),社會讓人擁有自我認知即是通過各種縝密的部署和設計,縝密到甚至進入身體部分,身體嵌入到社會權力中並服務於社會權力。

 

有了以上背景介紹再來看書本正文就比較好理解了。這本書前半部梳理了三種理論:社會建構論,現象學/詮釋學,結構化理論。其中第一種理論讓身體成為權力施為的媒介,故而最易讓身體從視野中隱去;第二種理論恰好完全相反,它將身體視為社會行動的決定性力量,極端放大了身體化的過程;第三種理論乃是以上兩種理論的中和,一方面它強調權力對身體的塑造和論述,另一方面它也認為身體具有主動通過詮釋來複製權力的能動性,換言之,身體或人並不是作為工具而存在。書本作者傾向于贊同第三種理論作為身體議題的指導性理論,但中和理論到底能不能全面解決關於身體的諸多疑惑,這是存疑的。

書本的第二部分離開了純理論開始結合具體的社會議題:勞動、運動、音樂、社交和科技等。作者試圖從不同議題中看到身體的角色,但是在處理這樣的研究的進程中,作者又似乎迷失了。因為儘管作者選擇從身體開始切入這些議題,將身體視為問題之源,但是當擴及身體的影響,引入社會治理後身體又消失不見了。且在作者確立這些議題的原則似乎也不明,連性別這樣的重要議題也不見了。 要理解身體如何對人的行動動機起作用,有以下三個關鍵概念可以作為一種捷徑切入點:需求、感知和情緒。崇尚人權、自由的治理社會裡,人的情緒異質性越來越被凸顯,甚至少數群體也有權尋求自己情緒的正當性位置,這種對正當性的尋求極易引發認同問題等社會效應,身體就此在實際上成為反抗之源,但身體異質性是否會日益成為社會互動的一種武器尚且有待觀察。

 

getImage

 

Chris Shilling《身體三面向——文化,科技與社會》——1

Chris Shilling《身體三面向——文化,科技與社會》——1

E. Liebow《泰利的街角》

他們被丟在後面,他們還在奮力掙扎!主流社會往往對非主流群體擁有眾多想像,Eliot Liebow在《泰利的街角》中駁斥了這種想像和思維模式。這些美國最底層的黑人男性群體是如何對抗「主流價值體系」的?他們群體內的「影子價值體系」又是如何建構的?張慈宜教授將從社會心理學角度介紹,Liebow如何逐步深入陌生的意義世界及其研究對社會學的貢獻。

getImage

 

Liebow《泰利的街角》-1

Liebow《泰利的街角》-2

Barrington Moore《民主與獨裁的社會起源》

Barrington Moore的經典作品以長時間歷史的廣度提供一個思考現代社會變遷的框架,同時這也與他的個人經歷與工作密切相關,二次大戰、各國政體轉變、革命、冷戰,都是促此書的外在因素。後來的讀者必定是在另一時空背景重新詮釋其重要性,林宗弘教授從他個人所經歷的事件談論此書所給予的啟發:現代社會,包括台灣,的政治體制在形成之時總是受到社會組成部份的影響,農民、工人、資產階級、地主。這本書應該能重新引起我們關注農工在整個社會變遷中的角色。

 

032b1429455534

 

Barrington Moore《民主與獨裁的社會起源》-1

Barrington Moore《民主與獨裁的社會起源》-2

S. Conn《博物館與美國的智識生活,1876﹣1926》

一般認為博物館只會存放「死」的東西,而且和社會學沒有什麼聯結。但是這本書卻以特別的角度重新解析了1876-1926年間博物館的在美國所發揮的重要作用和其盛極而衰的過程。博物館的功能具有很強的變化性,它曾經是呈現知識,教育大眾,提升國民素質的場所,也是智識與權力聯接的紐帶。大眾通過博物館建立的體系獲得智識,但在智識進一步發展之後,博物館展示的真理開始坍塌,進而被大學取代。輔大博物館研究所的朱紀蓉老師將從社會學的面向介紹此書的精采片段。

 

Unknown-1

 

S. Conn《博物館與美國的智識生活,1876﹣1926》-1

S. Conn《博物館與美國的智識生活,1876﹣1926》-2